视频 激情日本 自慰手淫 制服专区 学生专区 舞蹈专区 乱伦专区 口交专区
可爱综合 巨乳美乳 三级专区 援交嫖娼 网红主播 偷拍偷窥 群P群交 男同专区
韩国专区 极品乳交 后入鲍鱼 肛交屁眼 成人动漫 sm调教 cos专区
小说 人妻熟女 暴力虐待 不论恋情 动漫修改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其他故事 玄幻仙侠
学生校园 长篇连载 职场激情 未分类
图片 网友自拍 露出激情 街拍偷拍 丝袜美腿 欧美风情 唯美写真

首页> 小说> 玄幻仙俠

神雕奇缘-完

  第11章[一棒挑天慾]
    「粗大火热的大肉棒好好吃喔,教主,玲儿好爱你喔!」玲儿的小香舌绕着杨过那巨大的龟头舔弄着,还用舌腹贴着肉棒来上下爱抚着,然后温柔的舔舐整条粗大的大肉棒。

    「喂,帮我夹一下吧,玲儿的一对巨乳感觉很棒的呢!」杨过如此的要求着玲儿,要她做一些淫蕩的动作。

    「好呀,嘻嘻∼∼只要是教主吩咐的,为了让你高兴,玲儿什幺都愿意替你做。」玲儿淫蕩地回应着杨过。

    玲儿两手抱起自己那一对98(F)的巨乳,把杨过的粗大肉棒夹进那深深的谷间后,雪白的双肩微向前顷,夹紧了大肉棒,又大又软的挤压套弄着,巧妙的服侍着杨过,不时的还伸出小香舌来舔弄着那巨大的龟头。

    在经过一阵子的柔软火热的巨乳揉搓后,杨过胯下的那粗大的肉棒,变得更加兇猛了,肉棒上的温度也显得火热异常。

    在玲儿那淫媚又熟练的口技吸吮之下,杨过的大肉棒涨大到最大的程度,许久后才轻轻的拍上了玲儿的裸肩,在她依依不捨离开的一瞬间,杨过将玲儿一把推到了墙边,慢慢欣赏着眼前娇美的人儿,一对丰满高挺的巨乳,纤细不盈一握的细腰,浑圆弹手如玉球般的圆臀,和修长泛红的一双美腿。

接着杨过伸出了双手从下往上,慢慢的抚摸上去,最后停在玲儿一对巨大丰满的双乳上,五指分开来,轻轻搓弄着她那一对柔软丰满的巨乳,又揉又捏的玩弄起来。

    原本玲儿那浑圆骄挺的一对巨乳就很是敏感,现在给杨过的双手一阵抚摸之下,粉嫩的乳头充了血,涨的更加可爱,整个挺立了起来,那不住冲入身子里的火热酥麻更让玲儿闭上了一对美目,小嘴也忍不住的轻吟了出来,敏感火热的淫豔胴体被他揉捏的全身颤抖不已,尤其当杨过的手指拧着了她的一对乳头之后,那无法形容的酸麻、酥痒、娇吟声更加淫媚了。

    「啊……教主那里别再捏了……啊……对,对……揉……用力揉……啊……

    喔……好舒服喔……用力吸……啊……真好……吸的真好……喔……」被杨过的手口不停舔咬搓揉着巨乳的玲儿,淫蕩地呻吟着。

    接着杨过那空出来的一只手,从玲儿那雪白的小腹往下,到了那高耸淫蕩的肉洞,先揉捏一下那敏感的阴蒂后,才伸出了食指与中指来挖扣着肉洞,逗的玲儿更加情热如火,淫蕩的肉洞左右敞开着,那大量的淫水没一丝阻滞地大量氾滥流出,让玲儿湿滑的再没有一丝的矜持。

    在强大的慾火摧动下,玲儿水蛇般的双手先圈住了杨过的脖子,任由他低下头来,用那灵巧的口舌在自己敏感淫蕩的红豔乳头又吸又吮,接着一双足可媚死男人的修长玉腿,自动的紧紧箍上杨过的熊腰,战慄地轻轻摇着,让火热淫蕩的肉洞大张在他粗大的肉棒前,圆臀轻轻的挺动圆臀来,淫蕩的肉洞上下的轻磨着杨过粗大的肉棒,大量的淫水也沾上了肉棒,敏感淫蕩的阴唇触着了那滚烫犹胜烈焰的巨大龟头,让玲儿的纤腰一阵软颤、媚眼如丝,不住妖娆地轻喘着。

    「咯咯……给我吧……教主……把你那粗大的肉棒插进来吧……淫妇要……

    啊……别啦……不要再磨了……不要嘛……别再欺负人家了……快给我啦……呜呜……人家忍不住了……快给我……真的……」玲儿不断地在杨过的身上扭晃着她的圆臀,还以极为煽情的言语及动作挑逗着杨过。

    「不能这幺快就忍不住了,别急啊,小玲儿,性慾的淫乐才刚开始呢,我会让妳知道什幺是女人真正的乐趣,保证妳爽了之后再也离不开我。」杨过不断地在玲儿的耳边,说着淫邪的话语来挑逗着她。

    「美……美死人家了……好哥哥……求求你……求你快……快点吧……」在被杨过的一双火热的魔手不断抚弄下,理性已快崩溃的玲儿,正淫蕩地恳求着杨过,要他快点提枪上马,用他胯下粗大的肉棒来不断地姦淫她,现在的玲儿已是个完全受肉慾操控的淫蕩女人,是个希望被男人用粗大肉棒勇猛无比的姦淫着,一次又一次的将她的身心彻底蹂躏,直到崩溃的骚媚浪货。

    而在刚才就已经与玲儿彼此做了不少爱抚前戏的杨过,强大的性慾早已熊熊燃起,再经由玲儿如此淫蕩露骨的挑逗着自己,他哪还能再忍受了面前这美豔迷人的淫女强烈媚态的淫蕩挑逗,「啊……玲儿……我来了……」叫了一声玲儿的名字后,杨过握住自己早已胀硬难受的粗大肉棒,就往玲儿淫蕩的肉洞里插入猛力的抽干着。

    「啊……死了……大肉棒的亲哥哥你要……要插死玲儿了……啊……别……

    不要磨……啊……再更用力地……大肉棒哥哥请……请插死淫妇吧……啊……要死了……亲哥哥的大肉棒顶死人家了……啊……」

    从玲儿那红豔的小嘴中传出的淫声浪语越呻吟越媚蕩、纤腰也顶摇的越来越用力全力的迎合着杨过粗大肉棒的插干,这时玲儿她已不能自己的献上淫媚动人的胴体,那火热的肉棒插入肉洞深处的舒畅感佔有了她的全身,这时杨过的手也紧抱上了她的腰,好带动着她的腰臀配合着自己那粗大火热肉棒的深戳浅插,吸吮着一对巨乳的嘴也愈来愈是用力,让这美豔的落凡仙子小嘴淫叫得更加骚媚,全然不知杨过正带着她在大厅上走动着,肉洞中流出的淫水洒了一地。

    「咯咯……要死了……教主……玲儿被你姦得好爽……你粗大的肉棒干得玲儿要死了……啊……啊……顶到最深处了……喔……别磨……啊……咯咯……这样人……人家会……会爽死的……啊……要顶死人家了……」淫蕩的玲儿不断地浪叫着,现在的她身心皆臣服在杨过那粗大肉棒永无止尽的姦淫下,成为了他床上最淫蕩的性感尤物。

    接着杨过抱着玲儿来到了一边的大床上,坐在床边,任由玲儿妖媚的扭摆纤腰套弄着他粗大的肉棒,再来大口一张,含住一粒涨大的豔红乳头开始吸吮起来后,玲儿像是被电到了一般,无比强大的狂猛慾火从乳尖上传了进来,烧得她全身皆酥,快感倍数般地加强着。

    接着杨过双手抱着玲儿那高翘滑手的圆臀,先用力抬起少许后,猛力放下,那力道之深,让玲儿爽到全身酥麻不已,杨过的手已从玲儿的圆臀改移到她的纤腰上轻扣着了,协助着那已情热到极点的玲儿的挺送扭摇着,还不时挺了挺腰,好让粗大的肉棒能顶得更深些,逗得玲儿更加情浓难抑。

    而另外玲儿这边呢?一丝不挂的绝色美女像是已完全被慾火所支配了,玲儿一边努力地挺动着纤腰,好让淫蕩的肉洞里能更深刻地承受着杨过那粗大肉棒的猛力冲击,一边还用那春葱般的纤细玉指,火热地揉弄着胸前那对丰满高挺敏感巨乳。

    玲儿那本是凝脂软玉般的雪白肌肤,此刻已完完全全被强大猛烈的淫慾狂燄给催成了冶豔无比的豔丽酡红,随着她淫蕩的动作泛出的阵阵香汗,更将她少女的体香淋漓尽致地散放出来,口中淫浪狂野的呼叫着,却难以形容她的热情于万一,令得一室皆香,情景豔媚诱人异常。

    「啊……不行了……死……要死了……啊……啊……真是太……太爽了……

    天啊……好……好棒……真是要舒服死了……大……大肉棒……用力地插啊……

    爽……要爽死玲儿了……教主你……你的肉棒……好粗大……啊……大肉棒的亲哥哥……啊……洩了……人家要洩……受不了了……玲儿……好……好爽喔……

    啊∼∼啊∼∼啊∼∼不行了……玲儿要……要给教主的大肉棒干死了……啊……

    插到底了……要死了……爽……啊……洩……洩了啦……啊……」

    玲儿狂放淫蕩地浪叫着,连她自己都分辨不出到底是痛苦还是舒服,而在玲儿那淫蕩娇媚的浪叫声中,杨过的粗大肉棒干得一下比一下猛烈,终于还是把玲儿推到了最高潮。而从玲儿的淫蕩肉洞深处大量洩出的淫水随着肉棒的抽插,喷得杨过的小腹,阴囊,大腿及玲儿的圆臀都湿了一大片。

    铃儿也因为这次洩身太过兴奋,而暂时的昏迷了过去,淫豔胴体整个软瘫在杨过的身上。

    休息了一会儿,玲儿醒了,她用着瞇矇的双眼看着眼前带给她莫大高潮的男人。杨过这时双手抱着玲儿的纤腰,并坐在床上低头在吸啜着她那一对巨乳的乳头,豔红的乳头被杨过吸得发涨不已,而玲儿还感觉到杨过粗大的肉棒还未离开她的体内,而且还是非常火热硬挺的插在她淫蕩的肉洞里,可见杨过刚才并未与她一同达到高潮。

    「嗯……教主,你还没射精吗?」玲儿幽幽的软语讨饶着。

    杨过见玲儿甦醒了,就改用手玩弄着她的巨乳,一面回答她:「我还没射精呢!玲儿,我要干到妳爽死,才会射精的。」

    「嗯……淫妇的大肉棒教主……你怎幺这幺持久?玲儿都被你干得洩身两次了……」玲儿淫蕩的在杨过的耳边献媚讨饶着。

    「玲儿,我们来换个花样好不好?」

    「嗯。」此时的玲儿还能说什幺,还沉醉在高潮余韵中的她全身早已酥软无力了,现在的她也只能任由杨过来摆布了。

    这时杨过把粗大的肉棒自玲儿那淫蕩的肉洞抽出后,伸手把她那丰满的胴体给翻转过来。

    「啊……教主你……你还要来啊……?」玲儿的小嘴无意识地吐出梦呓般的话语来,很显然的她还未从高潮后的余韵中挣脱出来。

    「嘿嘿∼∼当然啊!还没让淫蕩的小玲儿妳爽够以前我是不会结束的。」说完,杨过伸出双手来分开玲儿的双腿后,将粗大的肉棒对準了淫蕩的肉洞后,狠狠地猛力一插而尽后,便开始狂暴地抽送起来。

    「喔……教主你的……肉棒好粗大……要插死玲儿了……坏哥哥……喔……

    你的大肉棒会……会把人家的小肉洞给……给插坏的……好哥哥……你的肉棒真的太大了……淫妇会受不了的……」玲儿淫蕩地浪吟着。

    杨过这时听到玲儿那淫蕩的呻吟后先一边慢慢地抽送,在一边将玲儿那一双修长的双腿扛起来,然后让玲儿的下半身悬空,这样肏干的方式也是玲儿她最喜欢的方式之一,而且这样一来更可以让杨过的粗大肉棒深深地插入玲儿的淫蕩肉洞里面,并且让大龟头一次又一次地顶弄着她的花心。

    「噢……啊……好哥哥……亲丈夫……你粗大的肉棒……要干死人家了……

    哦……哼……啊……玲儿好……好爽啊……好舒服啊……噢……人家淫蕩的小肉洞……爽死了啦……噢……啊……哼……大肉棒用力呀……再快些……啊……来插死淫妇吧……插爆我的小肉洞吧……啊……啊啊……」

    不甘示弱的玲儿开始不停地扭动着纤腰,圆臀也拚命往上顶弄迎合着杨过粗大肉棒的抽插,整个人全身都热烘烘地,一头秀髮飞散,小嘴浪叫不绝于耳。

    「咯咯……教主……你好……好厉害……人家都已……经洩好几次了……你还……没有啊……啊……玲儿会……会被你的大肉棒给……玩死……会被你……

    插死的……再搞我……啊……要大力的顶弄我……花心要顶死人家了……哦……

    喔……爽死玲儿了……我喜欢……你这样姦淫我……啊……唔……唔……」

    杨过肉棒前端的巨大龟头不停的在玲儿的敏感花心上磨转着,肉棒也不断地往她淫蕩的肉洞里猛力的插送,这对玲儿来说是非常舒爽的,只见她一头秀髮凌乱,俏脸不断地扭摆着,娇喘嘘嘘,双手紧紧的抓着床单,那种受不了,又娇媚的模样,令人色慾飘飘,魂飞九天,突然间……

    「啊……玲儿好舒服……啊……要丢了……淫妇要……洩啦……啊……人家还要继续……哼哼……喔……教主你怎幺还没有要射精呢?!快嘛……赶快射到人家的淫蕩的小肉洞内嘛……快……」

    玲儿淫蕩的子宫不断地强烈收缩,滚烫的淫水也大量从淫蕩肉洞的深处喷洒而出,伴随着尖锐的叫声,杨过粗大的肉棒受到这股又浓又烫的淫水所刺激后,觉得腰部一阵麻酸,但为了使她更爽,便用力地顶着肉棒在做最后的冲刺了。

    「啊……死了……玲儿要……要被教主玩死了……大肉棒的亲哥哥……你就饶了人家吧……」

    这时杨过发狂的揪住了玲儿淫蕩的身体,肉棒猛力的向前一挺,将大量灼热火烫的精液毫不保留的射进了玲儿淫蕩的子宫深处……

    「喔……好哥哥……你也射了……哦……嗯……好烫……好强劲……嗯……

    哼……」一场激烈的性交过后,两人皆已经疲倦不堪,两人就插着一起坐在床上互相爱抚休息着。

    玲儿伸出水蛇般的手主动地搂着杨过,豔红的小嘴也主动的与杨过热吻着,美豔的俏脸上露出一副满足的神情。杨过知道他已经征服眼前这淫蕩妖媚的天慾圣女了!这时候杨过也深出双手来搂住她,让玲儿拚命地在他身上扭动,让她好好地满足她自己。

    玲儿这般地扭动的差不多半个时辰后,终于由激动恢复到平静。她身出手来拨了拨凌乱的头髮,抬起上身,看着我,一脸娇豔的笑容说着:「教主,你的大肉棒怎幺又硬起来了!」杨过对着玲儿点点头,熊腰也挑逗似的向上顶了几下,这时玲儿趴回到杨过的身上,小嘴撒娇不依的说着:「可是人家已经受不了了,哪有人像你这样厉害,把人家干得都快死了,你还像个没事人一样!」

    杨过一把抱起玲儿,要她乖乖地睡一下回复体力,好让待会可以继续再玩下去,玲儿摇摇头说:「人家叫双豔进来陪你玩好了,玲儿已经太累了!」伸出手来的玲儿她拉了一下床边的摇玲,对外说着:「叫思幽、媚兰进来!」玲儿这时候继续地趴在杨过的身上,像只温驯的小猫。

    「请问圣女有什幺事?」两个清脆的声音传来,玲儿要她们进来。当她们看到自己的圣女全身赤裸并趴在杨过身上的时候,两人露出又惊又怕的表情,不知如何是好?

    「妳们要帮我好好服侍过哥哥喔!好累喔,人家要先去休息了。」玲儿要从杨过身上爬起来前,对杨过说了一下悄悄话:「跟妳说喔,双豔她们俩啊,身具女子特异的天媚豔骨与绝豔淫骨,她两人一定能让过哥哥你的大肉棒舒服的。」

    说完就起身了,肉棒从她淫蕩的肉洞中脱出后,她还亲了杨过的大龟头一下,才妖媚地走出房间。

    杨过这时起身欣赏着眼前的两女,一脸绝美豔丽的娇容,两女一举手一投足间都带有无尽的媚态,一双凤眼中更是淫光流露,丝毫不掩自己那上天赋与的绝豔,双手也不遮掩自己那淫豔绝美的娇豔胴体。

    看着两女美豔绝伦的娇媚胴体后,杨过胯下那粗大硬挺的火热肉棒又再杀气腾腾的硬起来了,这时双豔之一的思幽不断地媚惑着杨过,要引诱他先来姦淫自己,但一旁的媚兰也不甘示若的猛抛媚眼,一脸淫媚的表情,双手也不断地抚摸搓揉着自己身上那一对98(E)的巨乳。

    在杨过面前不断争宠的两女,终于有了胜负,这时杨过开口了:「媚兰,过去一边的床上躺好吧,这幺淫骚,让本教主的大肉棒先把妳餵饱吧,哈哈∼∼」

    听到杨过如此说之后,媚兰就顺从地走过去已经躺在那宽大的床舖上,这时她那淫豔的胴体上满布着一片豔红,一双凤眼中满是淫慾,媚兰她那最为丰满的巨乳并没因为躺下而有损美感,微微一握的纤细腰肢,再打开雪白修长的双腿,在淫蕩肉洞上满布的阴毛将肉洞整个遮掩了起来,这说明了此女是天生的淫蕩娇娃,但仔细看在一片浓密的阴毛之中隐约可见那红豔的肉唇,媚兰的淫蕩肉洞已微微的张开,还不时地有淫水从内中流出。

    「嗯……来嘛……好教主你快点来嘛……媚兰要你的大肉棒来干……人家的小肉洞好痒喔……嗯……大肉棒的亲哥哥……快点来嘛……」媚兰不断地在床上扭晃着她的圆臀,以极为煽情的言语及动作挑逗着杨过。

    杨过在刚才双豔未到之时,就已经与玲儿彼此做了不少爱抚,性慾也已熊熊燃起,再经双豔之一的媚兰如此淫蕩露骨的在旁人面前挑逗着自己,他哪还能再忍受得下眼前着美豔迷人的淫娃那淫蕩的挑逗,「啊……妳这骚浪的小淫妇我来了……」大叫一声后,杨过急色的爬上了床,一手握住自己那火热硬挺的粗大肉棒,就往媚兰那淫蕩的肉洞里插入抽干。

    媚兰本来就身具绝豔淫骨,每日睡前若是没与男人性交个三、五次,体内那强大的慾火就会不断地灼烧着她的身心,在闺中密友百合的推荐下,知道杨过那粗大的肉棒有别以往的男人,因此媚兰有着一种开心愉悦的心情,所以两人在不经前戏的情况下,很快就投入了淫蕩性交的激情之中。

    媚兰那淫蕩肉洞中的阴道本来已经十分润滑,加上杨过极有技巧的抽插下,变得更加湿润,因而杨过的大肉棒能顺利插干媚兰那淫蕩的肉洞,且更是卖力抽送着他的大肉棒及紧搓着媚兰那对丰满的巨乳,发誓要让他胯下的这绝美的淫蕩美娃达到最大的快感。

    「哦……嗯……好哥哥……啊……教主的大肉棒真是好厉害……再来!兰兰好爽喔……嗯……嗯……」短兵相接,媚兰已经忍不住那强烈的快感而发出淫蕩的呻吟,两人简直无视他人在旁,完全投入了淫蕩的性爱世界,只为能带给对方舒服及快乐。

    「咯咯……喔……淫妇的……亲……亲哥哥……哦……大肉棒的好……好哥哥……你插得美死……人家的……小……肉洞了啦……唷……好哥哥……呀……

    哼……美……美死兰兰……喔……大肉棒的亲哥哥……美……喔……太美了……

    啊……啊……」

    杨过听到了媚兰那淫蕩的呻吟,更是卖力地挺动着肉棒猛力的插干着,当巨大的龟头顶到媚兰淫蕩肉洞的深处时,又把大肉棒旋动了几下,磨揉着她肉洞深处里的敏感花心,这一下让媚兰又忍不住又骚淫地浪叫着。

    「啊……教主你……你干得……人家要……美死了……嗯……嗯……大肉棒的……好哥哥……呀……你的大肉棒……干得兰兰好爽……爽死了……喔……淫妇要洩……要洩……出来……了……唔……亲……哥哥……啊……啊……」

    媚兰这时已经被杨过的粗大肉棒插得爽到欲仙欲死地全身又扭又颤,丰满高翘的圆臀也不要命地往上直挺着,小嘴里叫着乱七八糟的浪淫声,也听不很清楚她到底在叫些什幺,快感一阵阵流遍了她的全身,只见她又扭、又磨、又顶、又晃地一直蠕动着她全身的肢体和娇躯。

    杨过的粗大肉棒越插越快,越干越起劲,媚兰水蛇般的双手紧紧地抱着杨过的身躯,一对丰满的巨乳,贴着他的胸前直磨直揉着,小嘴里的浪叫也从不间断地浪吟着。

    「喔……教主……兰兰……爽死了……人……人家的……大肉棒哥哥……喔……抱……抱紧……淫妇的……身体用,用力地……干吧……人家……要死……

    死给……你看了……大肉棒的好哥哥,快插……人家的……淫蕩肉洞……嘛……

    别停啊……人……人家……喔……要……美……美死了……你……你才是……人家的……好哥哥……大肉棒的亲哥哥……喔……喔……」

    就这样杨过的粗大肉棒猛力的抽插连续几百下,每一次都干到媚兰淫蕩肉洞深处的敏感花心里,而媚兰她每一次接受杨过的干弄也都胴体也是一阵抽搐,使她週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只见她紧咬着樱唇,俏丽的娇靥上一副非常美妙舒畅的表情,终于在一次更大的颤抖中,淫媚地浪叫着:

    「啊……啊……喔……我……我……受不了……了……哎唷……舒……舒服……透了……呀……我……我……快……快要……丢……丢了……你……呀……

    喔……干得……我……真爽……嗯……嗯……哎……哎唷……我忍不住了……呀……我……丢……丢出来……了……喔……喔……喔……」

    淫蕩妖豔的媚兰伸出双手紧紧抱着杨过,一对巨乳也不停的在他身上一直揉磨着,淫蕩的肉洞里一阵阵的强力紧缩猛咬,又从淫蕩肉洞的深处冲出了一股又一股火热的淫水,这一次媚兰真得爽到全身酥软了,两手两脚都无力地垂放在床上,一双媚眼翻出白眼珠,淫蕩的娇躯还不时的一抖一抖地舒畅得全身骨头都鬆了。但这次杨过并没有洩精,让他感到很失望,只能趴在媚兰迷人的娇躯上休息着。

    而这时在一旁的思幽早已被两人淫蕩火热的性交激起了强大的慾火,她一看媚兰已经洩身了,思幽就只好趴在一张椅子上面,然后将圆臀高高耸起,像是一条极为淫蕩的母狗,正在不断地摇摆着圆臀,勾引着杨过来肏干她。

    看着思幽淫蕩的神情已是七情上脸、六慾攻心之样,若是再不疏通一下,极有可能内阴自焚,因此杨过先慢慢的把粗大肉棒从媚兰的体内慢慢的抽出,杨过将肉棒从媚兰那淫蕩的肉洞中拔出后,对着思幽勾了下手指,并躺在床上对她说着:「思幽,想要的话,自己过来到我的肉棒上坐下吧!」

    「啊……谢谢教主……」这时的思幽早已体力不支,全身酥软,但面对杨过的命令,她仍是不敢稍加违背,努力地爬起身来,跨坐到杨过的上方,小手握着杨过那灼热硬长的粗大肉棒在她那长满阴毛的肉洞上摩擦着,接着另一只手从圆臀后方,用手指打开了肉洞,将杨过那粗大的肉棒迎了进去。

    「哦……好……好呀……教主的大肉棒好粗好热……哦……啊……」思幽那淫蕩的小肉洞紧紧地套住了杨过粗大火热的大肉棒,此时的思幽受不住杨过粗大的肉棒带给她的淫蕩肉洞中那不断传来的骚痒充实感,而主动地扭动着纤腰及晃动着圆臀来上下套弄旋磨起来。

    「啊……对……思幽就是这样……想怎幺爽……就怎幺扭……喔……对……

    啊……真是舒服……喔……妳淫蕩肉洞真是……啊……又夹紧了……」杨过他的淫言浪语让听着的思幽浑身慾焰高涨,她的心思已被慾焰彻底佔领,淫蕩的肉体正本能的追求着快乐的泉源。

第12章[重棒无锋、大巧不工]

    被性交的快乐充满全身的思幽双手撑着杨过精壮的小腹,高翘的圆臀猛烈地套弄旋磨着,俏丽的脸庞上一脸爽到欲仙欲死的表情,使得她天仙般的绝色更加的千娇百媚,那高挺的丰满的双乳一阵乳波蕩漾,光看都迷得死人。

    「啊……教主你……弄得人家好……好舒服啊……小幽……从来就没有……

    没有这样快活过……咯咯……好哥哥,你咬轻一点嘛……人家……那边会痛……

    啊……你下面不要动……别……顶到底了啊……这样幽幽会受不了的……啊……

    啊啊……要死了……幽幽要死了,要被大肉棒哥哥给顶死了……啊……啊……」

原来杨过一边用手把玩着思幽那一对丰满的巨乳,另一边还故意将粗大肉棒用力地往上猛顶旋磨着,每一下的顶弄都深深的顶到了思幽那淫蕩肉洞深处的敏感花心上,这样的动作让思幽几乎要疯掉了。

    「咯咯……幽……幽幽要死了……被大肉棒的亲哥哥干死了……再……再大力地顶死小淫妇吧……啊……好……就是那里啊……再磨……重重的磨啊……嗯……对……就是那样……不要停……啊……喔……死了啦……幽幽要……要被大肉棒哥哥干死了……咯咯……啊……」

    这时杨过已抱着思幽去到了床上,只见她一双粉臂反撑脑后,抬起了纤腰圆臀,一双细长的玉腿紧紧的缠在杨过的腰间,随着他下身粗大肉棒的旋磨狂顶不断地挺动迎合着,红豔的小嘴在高涨的慾火冲激之中,不断地传出诱人无比的淫呻浪吟。

    「啊……美死幽幽了……咯咯……大肉棒的亲哥哥……你干得人家全……全身酥麻死了……啊……嗯……幽幽受……受不了了……嗯……从没这幺爽过……

    啊……啊……要死了……幽幽要被亲哥哥插死了……啊……」

    杨过眼看着眼前的思幽如此淫蕩,纵情无比地旋动着圆臀迎合着,让杨过一双扣着她纤腰的手都快湿滑得抓不住了,本就是色魔转世的杨过早已忍受不住,再加上耳听如此娇媚淫蕩的浪叫声,叫杨过怎压抑得了呢?他深吸了口气,稳定住了精关后,下身粗大的肉棒磨转抽插得速度更加猛力了,还故意朝着思幽纤腰旋转的方向逆向磨转,勇猛强悍的抽插着思幽淫蕩的肉洞,这一下让思幽的淫叫声更形妖淫了。

    「啊……死了……幽幽洩……洩给大肉棒的亲哥哥了……唔……兰兰……别舔那……啊……喔……不要……别……啊……那里是……是人家最敏感的……别再舔了……啊……死……死了……洩给亲亲好哥哥了……啊……」

    这时候思幽几乎要疯掉了!因为她淫蕩的肉洞一边被杨过那粗大的肉棒不停地插干着,一边被媚兰舔弄自己最敏感的阴蒂,思幽这时所感受到的快感是加倍的,弄得她是不断的淫浪的呻吟,立刻就进入了极乐的高潮!

    思幽她再也顶挺不起来了,酡红的俏脸上眉宇之间儘是那高潮洩身时的甜蜜娇媚,在一声长长的尖叫声后,娇豔淫蕩的胴体也软瘫了下来,一双媚眼中原本望着杨过那充满淫慾的眼神也茫然了。

    当杨过正想要抱着思幽的淫豔胴体来休息一下时,媚兰的一双玉手已圈上了杨过的熊腰,必且开始用力往后拉扯,那淫蕩的动作,似乎是想把杨过那粗大的肉棒从思幽那淫蕩的肉洞中强行拔出的模样。

    看着媚兰如此淫蕩的动作,杨过他只好放弃原本的想法,一双手温柔而又甜蜜地轻按着思幽那一对浑圆又雪白的巨乳,惹得思幽是一阵娇声轻吟,慢慢地将肉棒从她淫蕩的肉洞中退了出来。

    当杨过将粗大肉棒抽离思幽淫蕩的肉洞,在抽离时一丝淫液连着她淫蕩的肉洞与杨过粗大的肉棒,而这时媚兰也配合的跪在床上,并将她细长的秀髮甩至一边,接红豔的小嘴一张,开始吸吮起杨过那粗大的肉棒,还不时用收缩着柔媚的双颊来舔弄着。

    杨过一边看着媚兰努力吸吮肉棒的样子,另一面伸出手来抚摸她胸前那丰满的双乳,另一手则是在媚兰全身那敏感的玉肌上游走着。

    「媚兰,是不是很好吃啊?嗯……」这时杨过把肉棒从媚兰那红豔的小嘴中抽出,淫蕩地问着她。

    「当然……好吃……了……」媚兰抬起头来,淫蕩地回应着杨过,小手也主动地在他粗大的肉棒上抚摸套弄着。

    「是不是又想要了?嗯……又想被干了对吧?」杨过的手已经抚摸到了媚兰那淫蕩的肉洞,大量流出的淫水把杨过的手弄得湿淋淋的。

    「啊……对啦……嗯……早就想了……啊……就……就是那里……再抠得重一点……呜……别啦……你怎幺停下来了……再给人家啦……」淫媚的扭摆着纤腰与圆臀来,迎合着杨过的手指挖扣,但他似乎完全没听到媚兰的要求,那灵巧的舌头很快就舔上了媚兰敏感白嫩的柔软肌肤,从上到下没有一寸遗漏。

    一路从颈子到脚趾,媚兰的身上没有一个地方被遗漏地任由杨过舔吮吸咬,那种感觉到底有多刺激呢?现在的媚兰已没有办法找出言词来形容了,杨过才週而复始舔到了第四遍,她已经再次洩阴,偏偏杨过胯下那粗大的肉棒才是如日中天,正要发挥威力呢!

    「嗯……真是太……太妙了……好哥哥,你……你真强喔……光是用嘴跟手就……就要把人家给玩死了……啊……不要啦……喔……你好棒喔……舔得人家的奶子好舒服……对……用力点……吸我的奶奶……」媚兰淫媚的呻吟声如此无力,如此哑然娇软,这次她可是浪得眼前发黑,已经半虚脱了呢!

    「咯咯……教主……大肉棒的亲哥哥……兰兰……兰兰好爽……啊……人家爱死你了……不要嘛……啊……再来人家会洩死的……啊……」媚兰洩得全身无力的娇豔胴体软瘫在床上。

    「抱歉了……淫蕩的小兰兰……」杨过挺起身子,将媚兰那酸软无力的淫豔胴体扑倒在半湿的床上,然后抬起她的双腿,将粗大的肉棒插入她淫蕩的肉洞,并且缓缓地继续抽送起来。等到杨过的肉棒完整的插入之后,媚兰才发现自己已经再度地陷入了这个男人的性爱漩涡当中,早已无力的双手不知何时,已紧紧的抱着杨过,她那已是湿润泥泞的淫蕩肉洞,正紧夹着他粗大硬挺的火热肉棒不断的吸吮着,準备迎接接下来的那疯狂的狂风暴雨的淫蕩性交了。

    「我要洩……我要在你的身上洩出来……所以我要再来一轮……可怜的小兰兰……我知道你已经洩到头再也受不了了,但我还是要发洩出来……」

    「大肉棒的好哥哥……」媚兰主动的献上红唇,温柔地吻上杨过,她娇滴滴地轻吟着,软媚的话语中带着无比淫蕩的回应:「咯咯好啊你尽量……狂野地发洩吧……兰兰好久没这幺爽了……请大肉棒的亲哥哥……让淫妇一次爽个够……

    让教主你火热的精液射……射满兰兰淫蕩的子宫吧……哎……啊……」

    媚兰那淫蕩的回应,激起了杨过那早以高涨的慾火,再加上插在媚兰那淫蕩肉洞中的粗大肉棒也胀痛不以,因此杨过这次毫不留力的,猛力挺动着肉棒来,他要征服胯下的这个淫蕩的熟妇,让她以后成为他床上的性感尤物。

    「哎唷……亲哥哥……你插得淫妇舒……舒服……死了……哼……哎唷……

    好哥哥……我的……大肉棒……亲哥哥……亲……丈夫……你粗大的肉棒……干得……人家……乐死了……喔……人家……会给你……干死……了……嗯……嗯嗯……哼……教主你顶得……兰兰……好……好舒服……唷……」

    媚兰她的这阵淫蕩的娇态与骚媚的浪叫,刺激得杨过像发了疯也似地拚命地猛抽猛插着粗大的肉棒,努力地干,只捣得媚兰的身心畅快得像在空中不停的飘荡,喘吁吁地张大小嘴淫浪的呻吟着,敏感的娇躯也一阵一阵地颤抖着,爽得连连死去活来,大量的淫水流了满床,洩了也不知道多少次了,小嘴儿里淫蕩的浪吟着:

    「哎……哎呀……亲……哥哥……你干得……兰兰……美……美死了……淫妇的……命……要交给……你了……唔……花心好……好美啊……喔……唷……

    唷……好麻……又痒……又爽……兰……兰兰又要……要洩了……啊……啊……

    洩了啊……丢……丢……给……大……肉棒哥哥……了……喔……喔……」

    媚兰那娇美的身子急促地耸动及颤抖着,一双媚眼紧闭、娇靥酡红、淫蕩肉洞的深处花心也颤颤地吸吮着,连连洩出了大股大股的淫水,浪得昏迷迷地躺着不能动弹。

    杨过一见媚兰如此,也只好休兵停战,双手把玩着她胸前尖挺丰满的一对巨乳,玩到爱煞处,还会忍不住的低头在那鲜红挺凸的奶头上吸吮了起来。

    媚兰被杨过这吸咬乳头的动作弄得又舒适、又难过的一脸春情蕩漾,小嘴也娇喘连连;小腹底下那敏感湿滑的淫蕩肉洞上,杨过正用他肉棒前的巨大龟头在旋转磨擦着,更始得她全身一阵酥麻、急得她是媚眼横飞、骚浪透骨地在她身下淫蕩的扭摆着娇躯,小嘴里更是不时地传出一两声浪媚迷人的婉转呻吟。

    「别……啊……别再磨了……咯咯……兰兰要碎了……啊……别再欺负人家了……教主……快啦……把大肉棒插进人家的小肉洞里……转一下嘛……」媚兰已快被杨过的这一阵动作搞疯了。

    原来杨过的粗大肉棒在深深插干进媚兰那淫蕩肉洞深处里的敏感花心时,总不忘在她的子宫口先磨几下,然后猛地抽出了一大半,再用大肉棒在她的洞口磨转,再狠狠地猛力插干进去。大量的淫水在他们的下身处发出了「啧!啧!」的声音。

    淫蕩的媚兰这时两条玉腿上举,勾缠在杨过的腰背上,使她紧窄骚媚的淫蕩肉洞更是突出地迎向杨过那粗大的肉棒,两条玉臂更是死命地搂住他的脖子,敏感美豔的娇躯也不停地上下左右扭摇着,迷人的哼声叫着:

    「啊……啊……我……我的……好哥哥……大肉棒的教主……兰……兰兰要被……被你的大……大肉棒给……干死了啦……喔……真……真好……你插……

    插得……淫妇……要舒服……死了……嗯……嗯……兰兰的小……肉洞里……又酸……又……又涨……啊……淫妇……好舒服……好哥哥……你……要把……人家……插……插上天了……喔……好……好爽……唉唷……小冤家……媚兰……

    的……亲……丈夫……你真会干……粗大的肉棒插……插得……人家……好快活喔……唷……喔……喔……不行了……人家……啊……兰兰又……要洩……洩出来……了……小肉洞要……受……受不了……啊……喔……」

    媚兰长久以来堆积在身体里的慾火获得了最大的解放,使她的玉体嫩肉微颤着,媚眼微瞇,射出迷人的视线,搔首弄姿,媚惑异性的蕩态,骚淫毕露,勾魂夺魄,妖冶迷人。尤其在杨过身下婉转娇啼的她,高翘雪白的圆臀随着杨过的粗大肉棒插弄摇摆着,高耸柔嫩的丰满巨乳在杨过的眼前摇晃着,更是使他心旌猛摇,慾火炽热地高烧着。

    杨过他猛力地插干着媚兰那淫蕩的肉洞,粗大的肉棒被媚兰的淫水浸得更是粗大硬挺地在她的淫蕩肉洞中深深浅浅、急急慢慢地抽插着。杨过挺动着粗大的肉棒,不断地捣插挺顶、狂干急抽、斜入直出地猛肏着媚兰淫蕩的肉洞,直干得她阴唇如蚌含珠,花心也被杨过他顶得浪肉直抖,弄得媚兰摇臀摆腰,淫水不停地往外狂流着。这时的她已洩得进入了虚脱的状态,爽得不知身在何处,心在何方,肉体的刺激让她陶醉在性交狂欢的淫乐之中。这一刻的甜蜜、快乐、舒畅和满足,使她欲仙欲死,恐怕一辈子也忘不了啦!